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啪视频1000部免费,另类图区,8090天堂电影网,小说图片-美腿-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亲与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母亲与我

我的母親和我都曾經是回民。穆斯林那種頑固的宗教習慣或許就是我母親那悲劇性婚姻的根源。當然,我的這些認知都是從母親的講述中得來的。在她的講述中,我的姥爺和姥姥沒有讀過什麼書,也談不上什麼文化,他們唯一的能夠做到的就是生養了包括我母親在內的兄弟姐妹一共四個孩子以及對真主的信仰——雖然他們從來沒有完整的看過一遍古蘭經。姥爺和姥姥的這種觀念自然而然的也就影響到了自己的兒女。於是母親在19歲衛校中專畢業的時候通過姥姥姥爺的介紹,認識了我的父親,當然,他也是回族,是當時的一名普通工人。母親也成為了一名縣人民醫院的普通醫生。在母親20歲的時候,他們結婚了。然而母親從來沒有對我說起過任何她在與父親結婚之後的婚姻生活。小的時候我並沒有在意這一點;等到我大了一些之後,也慢慢明白了為何母親從來不願意提起我的這個父親。據說在當年,我的父親不只是酗酒、賭博,而且還喜歡上了嫖娼。於是,在生下我之後不長時間,母親為了躲開父親,就辭職離開了醫院,自己外出在省城開了一家診所。而父親居然對母親的離開不聞不問,直到有一天,父親的屍體在一個偏僻的、只有載重貨車經過的路口被發現,而這個時候,屍體已經被往來的載重貨車碾軋得只剩下一層薄皮了。那年,我正好2歲。當然,這些事情對於母親並沒有什麼影響。她只是盡了一個妻子最後的義務,將屍體收殮完事。至於我的父親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她沒有興趣知道。就連本來對母親離開父親後表示了極大不滿的姥爺和姥姥似乎也不再逼迫母親了。在遠離了家庭的羈絆後,母親的生活和事業終於進入了正軌。原本母親就長的身材高大,在沒有結婚的時候,就是縣城裡有名的漂亮姑娘。在來到了省城之後,更是憑借周到的服務和精湛的醫術,很快在周圍的社區裡打響了名聲。若不是因為她的寡婦和回族身份,估計追求的人都可以排成一個加強連了。後來在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母親終於攢夠了錢,自己買了一套臨街的二層門市房。一樓仍然作為診所,二樓的二室一廳則成為了我和母親的居所,我和母親一人一間屋子。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也漸漸發現周圍一些叔叔們經常看著媽媽的奇怪眼神了,一開始我還不是很明白,後來發現,這種眼神就叫做色瞇瞇。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對性的接觸著實有限,只是知道在母親的身邊,這些叔叔們肯定不懷好意。當然了,也許是因為還是小孩子的緣故,母親的一些舉動並不是非常的避諱我。比如,只有我知道,母親在炎熱的夏天裡,身著的短袖白大褂下通常只有內衣內褲,有的時候甚至是真空出診。不止一次,早上在母親出診之前更衣的時候,發現我在盯著她的身體,母親也往往只會嗔怪一聲:「小壞蛋。」更多的時候,則是默不作聲。在性意識淡薄的小時候還沒覺得怎麼樣,可是長大後才驚覺,我的母親大人果然是能人所不能,要知道,在樓下的診所裡,可是經常有10個以上各個年齡階段的男女老幼。就是這樣,母親的身體成為了我第一個瞭解到的女性身體。我開始逐漸發覺,母親絕對是我身邊最漂亮的女性。不要說我身邊那些還沒有長大的女同學了,就連學校的老師們,都沒有幾個人能像母親這樣,身材近乎於完美。特別是那雙堅挺的、沒有任何下垂的豐滿雙乳,簡直讓我魂牽夢繞。就這樣,在小學六年級寒假的時候,我12歲的冬天,我第一次遺精了。那天,我做了一個春夢,夢見了母親正在家裡的二樓和我一起吃早飯,母親的身上只穿著了內衣內褲,母親的乳房豐滿,臀部雪白碩大,平坦的小腹幾乎沒有一絲贅肉。我和母親吃著吃著,母親突然開始脫衣服,正當她即將把乳罩摘下,讓我仔細的瞧個清楚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我的下身失去了控制,猛烈噴射的精液所帶來的前所未有的快感將我喚醒。我不太明白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內褲那一大灘黏黏的東西好像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摸著黑,悄悄的脫下了內褲,光著屁股爬起了床。我不想驚動母親,於是,我決定自己去把這個髒東西洗乾淨。可是正當我悄悄的來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的時候,嘩嘩的水聲驚醒了母親。「你在做什麼?」母親的話一下子讓我嚇了一跳。我猛的回頭,發現母親穿著睡衣正站在衛生間的門口,我的身後。我看到母親好像沒有完全清醒的樣子,一雙漂亮的丹鳳眼瞇的細長,不過最吸引我眼神的還是那睡衣下完全凸起的雙點,想到了之前的那個春夢,我感覺我的臉紅了,陰莖也一下子就勃起了。這讓還光著屁股的我尷尬萬分。畢竟這個時候我的雙手還在洗著內褲,勃起的陰莖幾乎毫無阻攔的被母親看在了眼裡。母親看到了我樣子,忽然一下子就清醒了,好像明白了什麼。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看到母親馬上轉身離開了衛生間。正當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時候,不到十秒鐘,母親已經拿著一條新內褲走了回來。「給你,快回去換一條新的。」母親讓我把手擦乾淨,把新內褲遞給我,「快回去睡覺吧。」我感到母親似乎瞧了我翹的高高的陰莖一眼。我不敢吱聲,拿起內褲胡亂穿上便跑回了我的房間。我不太清楚我是怎麼想的,我只覺得我的腦子好像一團漿糊,糊里糊塗的,我就睡著了。由於是寒假,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了早上九點才起床。母親早已經去了樓下,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在八點之前就叫我起床。而我的早餐也早已經被母親準備好了,與以往不同的是,多了一個雞蛋。我覺得忐忑不安,覺得母親肯定是知道了什麼。我狼吞虎嚥的吃光了早餐,然後焦躁不安的看著電視。直到中午,母親才回到了樓上,遞給了我一本書,溫柔的拍了拍我的腦袋,「沒事,你是大孩子了,給你,好好看看吧。」我有些遲疑的接過了書,《人體生理學》,挺厚的一本書。後來我發現我已經忘記了那幾天我究竟是怎麼過的了,我只記得我抱著那一本厚厚的書,認認真真的讀了好幾天。我這才明白,我那天晚上身體裡流出來的是精液,而那天晚上我發生了遺精,那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除此之外,我還瞭解到了很多,比如我的陰莖和睪丸等男性生殖器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已經開始的青春期發育,還有我最感興趣的女性性器官圖譜……這麼厚厚的一本書,幾乎讓我瞭解到了我想要瞭解的一切性知識。

這讓我興奮不已,這讓我在一個星期後,母親將書收回的那個晚上,我再次做了一個春夢,然後遺精了。這個春夢仍然和上一個類似,我又夢到了我的母親。母親正好背對著我,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圓潤的臀部和光潔的後背,我顫抖著雙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肩頭。這一下子,我的下身再次失控。然而我不再緊張了。我脫下了內褲,又光著屁股,悄悄的來到了衛生間,把內褲扔到了水盆裡,然後換上了一條乾淨的內褲。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床了。當然,母親要比我起床早很多。我發現她已經把那條髒內褲洗好了,那條內褲就掛在了二樓的陽台上。母親似乎並沒有什麼意外,也沒有表示出什麼特別的情緒。我放下心來。我在這個時候突然覺得,我的媽媽,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冬去春來。我和母親的日子就這樣慢慢的過著。很快,我上了初中。也許是發育的特別早的緣故,也許是繼承了母親的身高基因的原因,我的身高在初中像飛一樣的竄了起來。140、150、160、170……幾乎每個學期我都要長高一大截,到了初三開學的時候,14歲的我身高已經達到了170。當然一般人不知道的是,或許是得益於良好的生活習慣,我的下體發育的更為驚人,完全勃起的時候可以達到15厘米長。這個時候,同學之間已經流傳起了各種成人小說,類型五花八門,有武俠的、有都市言情的,當然更少不了亂倫的重口味。也有不少同學開始了早戀,也有個人開始偷嘗禁果。不過他們都與我無關。因為在我看來,這些女同學們是在是太醜了,跟我的母親是在是沒有辦法比。是的,經過了兩年的時間,我發現我對母親身體的渴望更加熾烈了。母親豐滿的乳房、母親翹挺的後臀、母親平坦的小腹、母親修長的大腿……幾乎每個星期,母親的身體都會光臨我的夢境,讓我魂牽夢繞。如果說一開始是無意識的話,那麼現在幾乎每當我遺精的時候,我都會把我佈滿精液的內褲放在衛生間裡,讓母親看到。當然,母親總是在第二天就把它洗的乾乾淨淨。我覺得我快要成為一個變態了,雖然母親從來沒有說說什麼,可是我可以感覺到,一些事情似乎正在發生著改變。這讓我感到痛苦,我開始把所有的慾望都發洩在了學習上。一方面是為了讓母親高興,一方面則是為了麻醉自己,讓自己安心。暫時的平靜只是噴發前的準備,我在多年後回想起來,才明白那個時候,我對母親的渴望已經越來越強烈了。在中考和莫名渴望的壓力下,春節到了。母親的診所早早的落鎖關門。不時響起的鞭炮聲烘托著喜慶的氣氛。與往年一樣,這個春節只有我和母親兩個人。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我也不再讀書做習題,而是幫著母親忙活了起來,兩個人一邊做著好吃的飯菜,一邊看著電視。正當我們準備開飯的時候,母親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瓶白酒。「來,今天過年,媽媽高興,陪媽媽喝一杯。」母親興奮的對我說道。我有點詫異,不過並沒有拒絕母親,雖然我在這之前並沒有喝過酒,可是我知道母親的酒量並不大。「好啊,不過我從來沒有喝過酒,要慢慢喝,不能喝太快了。」母親答應了。於是在這個溫暖的二樓裡,我和母親互相倒著酒,小口的抿著。這是我第一次喝酒。酒應該是好酒,很辣。只喝了一小會,我就感到有一些頭暈了。不過看著母親高興的樣子,我決定堅持下去。我就這樣和母親聊著天,看著電視。很快,午夜鐘聲敲響的時候,一瓶酒也喝完了。這個時候我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終於失去了知覺。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我頭痛欲裂,四週一片黑暗,而窗戶外面正在鞭炮齊鳴。我這才想起現在應該已經是大年初一的清晨了。昨天晚上,我陪著母親喝了一晚上的酒,而我現在……我突然發現,我並沒有睡在自己臥室的單人床上,而是正躺在母親的雙人床上。全身上下赤條條的,內褲都沒有穿。媽媽呢?空氣中瀰漫著屬於媽媽的體香。我心念一動,一轉頭,果然發現媽媽正睡在我的身邊,被子下凹凸有致的身體正隨著有節奏的呼吸一起一伏。「……」我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我沒有想到,平日裡日夜思念的情景居然就這麼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一下就激動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挪動著身體,蹭到了母親的身邊。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母親的身上只有一層睡衣,沒有戴胸罩。至於內褲,那個時候的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有多長時間沒有跟母親同床睡覺了?我已經不記得了,大概是剛剛上小學之後不長時間,我就已經和母親分床而睡了。當我摸到了母親赤裸的手臂的時候,我便不敢再想下去了,而且我再也沒有辦法想下去了。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瞬間佔據了我的大腦(後來想起來,那就是精蟲上腦的感覺)。我一把將母親抱在了我右臂的臂彎裡,左手則輕輕的伸進了母親的睡衣之中,輕輕揉捏著那雙讓我魂牽夢繞的豐滿乳房。「媽……媽……」我輕聲的叫著母親。也許是因為醉酒的原因,母親睡的比較沉,並沒有一下子就醒過來,只是推了推我的胸口,便沒有再掙扎。我的膽子大了起來,開始學著電影、電視裡的樣子,輕輕的吻著她的額頭、她的臉頰、她的脖子。同時,左手將她的睡衣吊帶慢慢撥了下去,細細的感受著母親的乳房和有些堅硬的乳頭。身材健美高大的母親擁有一雙同樣傲視群芳的乳房,我感到母親的乳房飽滿而富有彈性,輕輕揉捏的時候,就好像是綿軟如水一般,讓人不敢用力,我只好用自己同樣稚嫩的小手小心的呵護著,還時不時的輕輕撥弄一下那花生米大小的乳頭。在黑暗中,我的呼吸開始急促,我覺得,我應該用力的吮吸這對乳頭。「哦……」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的時候,一聲輕吟,我突然發現,我懷裡的母親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睜開了眼睛。我的手一下子停止了動作,腦袋上驚出了一身冷汗。「媽……」我輕聲的叫著母親。「嗯……你做什麼呢?」在這樣的情況下醒來,似乎也出乎了母親的意料,她後來告訴我,因為和在床上幾乎是面對面側身對著,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我的鼻息,那一刻的她腦袋裡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說話。「我想吃奶。」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母親的耳邊輕聲的說著。「那就吃吧……」母親也呢喃著說道,那種語氣中是允許?渴望?請求?還是命令?還是其他的一些什麼東西?我已經無從知曉。但是的我不知道母親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我遵從了我身體的渴望,低下了頭,在黑暗中,將那一對早已經硬挺的乳頭輪流放進了我的嘴裡,輕柔的舔舐、吸吮,生怕弄疼了母親。母親則抱住了我的頭,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時不時的抬頭偷偷看母親一眼,黑暗中,我不太能夠看清楚母親的表情,只能從母親越抓越緊的手上猜測一二。慢慢的,我的膽子大了起來。我一下子抬頭,吻住了母親柔軟的唇。我的本能告訴我,這樣做,肯定沒有錯。母親似乎對我的舉動很驚訝,也有點抗拒,雙手綿軟無力的推在了我的胸口。不過她只猶豫了一下,便順從的打開了芳唇。我驚訝的感覺到,母親靈活的舌頭居然伸到了我的嘴裡,追逐著我的嫩舌,同時也帶來了一股炙熱的感覺,流遍了我的全身。這種感覺讓我迷亂不已。這時的我才明白,接吻的感覺居然是如此迷人,甚至讓我全身顫抖。我用力的抱著母親,吻著母親。我和母親很快配合默契起來,兩條靈活的舌頭好似兩條輕靈的小蛇,互相纏繞著,飛舞著。我和母親毫不吝惜的交換著唾液,糾纏在一起,互相輕舔著對方口腔中每一個角落,互相追逐,嬉戲。我的慾火不斷升騰,身體一刻不停的黏貼著母親。我幾乎喪失了理智。我的潛意識告訴我,只有母親溫暖的身體才能讓我沸騰的慾火降溫。忽然,母親一個翻身把我壓到了身下,並一把抓住了我早已經堅硬如鐵的陰莖。「別動!」她喘著氣讓我躺著,不要再動了。這時我才發現,母親的身上早已經一絲不掛。我看到,母親正在以一個奇怪的蹲姿蹲在我的胯骨上方,藉著隱約的光亮,我從她的兩腿之間看過去,母親的兩腿之間似乎很乾淨,並沒有想像中那種黑乎乎一片的陰毛。那就是母親的陰道麼?我暗暗的想著。沒有讓我有充分思考的機會,母親便已經對著我的陰莖緩緩蹲了下去。

一股奇異的感覺從我的龜頭傳來,溫熱,好像破開了一環又一環的阻礙,直通到底。當母親一坐到底之後,我的陰莖似乎也正好插到了母親陰道的盡頭。我好像明白了什麼。母親也俯身向前,半跪著趴在我的胸前,我可以聽到母親的喘息聲就在我的耳邊迴盪。我一下子再也無法忍受了,一陣陣的快感快速的從大腦傳到四肢,然後四肢漸漸無力,彷彿全身的力量都在迅速向陰莖彙集,伴隨著一陣令人虛脫的快感,一股前所未有的熱流終於從陰莖爆發開來,噴射進了母親的身體。應該是看到了我的表情,母親立刻察覺出了我的變化。她一抬身體,我那條正在迅速軟化的陰莖一下便從她的下身滑了出來。「小笨蛋……」母親拍了拍我的肚皮,又呢喃道,「兒子長大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傻乎乎的躺在那裡不動彈。而母親則在床頭伸手抽出了幾張面巾紙遞給了我,「給你,好好擦擦吧。」我噢了一聲,老老實實的擦乾了下身的黏液。我覺得很不好意思,雖然覺得,也許從今晚之後,我和母親的關係就應該不一樣了,可是具體究竟應該是怎麼樣的,我還不是很明白。「媽!」看到母親也用面巾紙擦乾淨了自己的下體,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聲媽。其實,我是想留在母親的床上。經過了這麼一個晚上,再回到自己的單人床上,我能睡得著才怪。母親顯然猶豫了一下,「睡吧,明天還有很多事呢。」我沒敢再吱聲,光著屁股,老實的在床上躺好了,然而一想到就在身邊的母親,我的心一下子又熱了起來。「媽……」我小聲說道「怎麼了?」「我想吃奶。」我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那就來吃吧。」母親似乎停頓了一下,才答應道,聲音柔軟。我又高興的擠進了母親的懷裡,叼起了母親的一隻乳頭,細細的品味了起來,雙手還輕輕的揉捏著。我赤裸的陰莖又勃起了,硬硬的頂在了母親的大腿上。母親卻沒有了太多的動作,只是安靜的愛撫著我的後背。「吃吧……睡吧……吃吧……睡吧……」母親輕輕的呢喃著。也許是因為太累的緣故,我居然就這樣在母親的懷抱裡睡著了。第二天,仍然是一陣吵雜的鞭炮聲驚醒了我。與上一次不同,這次,天已經大亮,母親也不知何時早已經起床,為我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早餐。我穿好衣服,有點忐忑的看著母親。「看什麼呢?快過來吃飯!」母親像往常一樣,有點生氣的對我說道。「哦……」我小心翼翼的坐下,開始吃早飯。難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都是一場夢?我有些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問題。可是昨晚的夢竟然是那樣的真實,真實到我現在還能回憶起大多數的細節。可如果不是夢的話,那麼……想到這裡,我不禁抬頭悄悄看了看母親。看起來,母親和往常沒有任何區別。這時母親也轉過了頭,和我對視了起來。「看什麼看呢?臭小子。」在我的注視下,母親的臉居然紅了。我驚訝了。「媽,你真好看。」就這樣一句話幾乎完全不經大腦便脫口而出。母親一下子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啪!」緊跟著,確實母親一筷子打在了我的頭上,「想什麼呢?臭小子,快吃飯!」我摸了摸腦袋,不怎麼疼,不過我看到,母親的臉更紅了。這一天,我和母親再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狀況。到了晚上,母親的診所再次早早的落鎖關門。不過這並沒有什麼人在意,因為今天是大年初一。但是我明白,我和母親之間的關係已經不一樣了。晚飯之後,我和母親仍然在一起安靜的看著電視,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母親手裡拿著遙控器,胡亂的換著台,我時不時的偷偷瞧去,卻無法從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畢竟這時的我只是一個未滿15歲的少年,並不能夠理解這個時候女人的心境。這個時候的母親已經35歲了,就和我現在的年紀一樣。直到幾年後,在我開始與其他不同年齡階段的女生交往約會上床之後,我才對當時母親的心情有了一番重新的認識。而在這時,年少的我還無法對敬愛的母親做出任何主動的性行為,我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應該在母親的掌控之中,而事實也確實如此。事情大概發生在9點以後,母親已經起身去了洗手間洗漱,而我還是一個人傻乎乎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也許是第六感讓我覺得會發生些什麼,我在沙發上有點坐立不安。我不時的抬頭望向衛生間,聽著衛生間裡嘩嘩的水聲,心裡像被一萬隻螞蟻爬過一樣,又癢又麻。陰莖更是早已經勃起,在內褲裡,硬硬的,很難受。不知過了多久,媽媽像往常一樣,裹了一身白色的浴巾走出了衛生間,「我好了,」母親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遲緩,「你快去洗吧。」我哦了一聲,感到母親的眼神彷彿一直在盯著我,我不敢與母親的眼神對視了,有些慌張的走進了衛生間。衛生間裡,彷彿還殘留著母親的體香,這讓我的陰莖。我大口的吸著氣,好不容易才平靜了下來。鬼使神差一般,我沒有像以前一樣,從裡面鎖上衛生間的門,也許……也許剛才的母親也沒有鎖門?我不敢再想下去了。當我脫光了衣服,溫熱的水流順著噴頭留下的時候,看著高高勃起的陰莖,我又有了一種想要釋放的衝動。以前的我,並不是沒有自慰的經歷,可是自慰的感覺,卻遠遠不能與昨晚母親帶給我的感覺相比。我一下子就不想再自慰了。我面對著衛生間的鏡子,看著高高翹起的陰莖,用力的搓著自己的皮膚,像是要把一切的慾火都發洩在搓澡巾身上。正當我在衛生間裡發洩的時候,意外發生了。衛生間的燈,突然熄滅了。我一下便愣住了,房間裡一下子伸手不見五指。「這不是停電。」我很快就判斷出了這並不是停電,因為我聽到外面電視機的聲響。母親好像還在看電視,那就是說,這不是停電。「難道是燈泡壞了?」正當我迷惑不解的時候,衛生間的門居然打開了,藉著電視的微弱光亮,我看到母親居然走了進來。「媽……」我發覺母親有些異常,可等到母親走到了我眼前我才發現,母親的身上居然一絲不掛。我一下子驚呆了。我從來沒有見過母親這個樣子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甚至忘記了詢問母親為何衛生間和客廳的燈都滅了。「轉過身去。」母親有些顫抖的命令我。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但是我的身體仍然條件反射一樣轉了過去。也許那只是兩三秒鐘的時間,可是對於我來說,這卻彷彿是一年那樣漫長。我感到母親柔軟的雙手摸在了我的後背上,卻沒有停留很久,很快便穿過了我的腋下,摸到了我的前胸上。跟著,母親火熱的身體整個貼到了我的身體上,與我的後背緊緊貼在了一起。在那幾秒鐘裡,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母親的兩顆乳頭在我的胸膛上摩擦、劃過。我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雙手猛的向身後抓去,正好抓在了母親翹挺的玉臀上。我真是想不到,日思夜想的母親的身體,就這樣來到了我的身邊,而且不再是像昨夜那種有些巧合的黑夜裡,而是就這樣真正的發生在了我的眼前。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下體中繼續已久的能量開始不受控制的噴射開來。母親一下子便發覺了我身體的變化,她蹲下身子,從身後一把抓住了我正在噴射的陰莖,輕輕地揉捏著,這讓我的噴射更加猛烈了,一股又一股,好像無窮無盡。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終於從噴射的快感中清醒了過來。我看不到母親的表情,只覺得自己剛才的表現真是太讓人尷尬了。「真是個小笨蛋。」母親卻站起了身,輕笑著說道,「洗乾淨了吧?快擦乾淨,跟我過來。」我不敢多說,答應了一聲後,扯過一塊毛巾,在身上胡亂擦了擦,便被母親的手牽著,走了出去。握著母親柔軟的手,我有些發暈,就這麼迷迷煳煳的被母親牽進了臥室。沒有更多的言語交流,我和母親在床上一下子就進入了狀態,我們用嘴唇互相深吻著對方,當母親勃起的乳頭劃過我的身體的時候,還會讓我一陣陣的戰慄。這讓我迷醉其中,我們的肢體很快糾纏在了一起。沒有太多的溫存,我堅挺的陰莖順利的進入了母親的身體。這時我才發現母親已經很濕潤了。與昨夜不同的是,這次是我在上,她在下。母親的雙腿則輕輕的打開,分在了我的身體兩邊。同樣與昨夜不同的是,我深切的體會到了那種彷彿要升天一樣的快感。少年的我陰莖十分敏感,我感到母親的濕潤的陰道並不是很緊,卻一環又一環恰到好處的柔緩,緊緊的環繞著我,讓人銷魂不已。我開始無師自通的大力抽插起來,黑暗中,我聽到她開始大口的喘著粗氣,這讓經驗幾乎為零的我感覺有些不妥。正當我決定開始放緩節奏的時候,我忽然覺得她的深處一陣猛烈的收縮,像只手一樣抓住了我的龜頭。這樣的刺激又怎麼可能是一個少年能夠忍受得了的呢?我猛的噴發了出來,身體死死的頂住了母親,恨不得將母親揉碎在我的懷裡。高潮持續的時間並不是很久,卻彷彿過了很長時間一樣。這就是性交的感覺……我在心裡想到。我翻身滑下了母親的身體,濕漉漉的陰莖也從母親的陰道中滑出。這也許不是最為激烈的性交,這卻絕對是對人的心裡刺激最為激烈的性交。這樣的一次亂倫性交過後,被我壓在身下的母親和我已經渾身是汗了。也許是因為我太過快速射精的緣故,母親開始很有經驗的安慰我,告訴我說,男孩子第一次都是很快的,不用介意。也許是因為短短時間連續射精讓我的精神感覺疲勞,我居然就這樣一邊愛撫著母親渾圓的雙乳,一邊就這麼睡著了。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大概在早上7點左右,天已經濛濛亮了。我仍然睡在母親的懷抱中。這時我才藉著日光,看清了眼前母親的身體。豐滿的乳房即使平躺著也沒有什麼下垂的跡象,摸上去豐潤、柔軟,兩顆乳頭是深紅色的,很大,好像兩顆漂亮的瑪瑙,在手心裡劃過的感覺,硬硬的。我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陰莖一下子又勃起了。我伏在母親的胸前,開始細細的品味起了那豐滿的雙乳,吸吮完了一個就換另一個,母親的漂亮乳頭上沾滿了我的唾液。

我的舉動驚醒了母親。我看到她的雙眼朦朧,輕輕的撫著我的頭髮,「吃吧,吃吧……」過了一小會,我翻上了母親的身體,再次進入了母親的陰道。母親的陰道仍然像昨晚那樣,溫潤潮濕,緊緊的環繞包裹著我的陰莖。我低下頭,看到母親的陰部陰毛很濃密,但是很整齊,我那還略顯稚嫩的陰莖在有寫發紅的陰唇間進進出出,被母親分泌的白漿包裹著,十分刺激。應該是因為連續射精的緣故,這一次我堅持的時間很長,大概十幾分鐘之後我才射精。和以前一樣,我的身體死死的頂住了母親,精液都被我盡可能的射進了母親的身體深處。母親看起來也是很滿足的樣子,在我平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一下的時候,她卻一個翻身,腦袋靠在了我的肩頭,手輕輕愛撫著我的身體。看著母親的樣子,我不禁談下頭去,一邊親吻著她的額頭、臉頰,一邊撫弄著她的乳房。也許是我的親吻弄癢了母親,她笑著推開了我的頭,一個起身騎在了我的腰上,低下頭,吻在了我的嘴唇上。我有些無助的被動承受著母親的吻,母親的舌頭在第一時間就進入我的口腔,我一下子回憶起了前天那個黑夜的晚上,我也伸出了舌頭,一邊輕輕噬咬住那個無與倫比的舌頭,輕輕吮咂著,一邊用舌尖撫弄著母親的舌體,吞嚥著母親送過來的香醇的唾液。我瞪大了眼睛,發覺母親緊閉著雙眼,滿面的紅光,豐滿的乳房正吊錘在我的胸前。我於是伸出手來,緊緊的攥住了母親的乳房,有些用力的揉捏著。母親則更加用力的把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我們的呼吸急促了起來,我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了,缺氧的感覺讓我略微用力的咬了咬母親的舌頭,疼痛的感覺讓她一下子鬆了口。她直了直身子,癡迷地咧著嘴,示意我把她咬疼了,卻又把嘴唇努著吻了下來,暗示著我的唇。我則在這一瞬間準確無誤地解開了那個啞語式的暗示,就把舌頭伸進母親的嘴裡。我驚訝的發現,母親的咂吮比我更貪婪更狠勁,直到我感到疼痛,也忍不住也嗷嗷地叫喚了起來,她卻仍舊咂住不放,只是稍微放鬆了口。「媽……媽……」「嗯……嗯……」在我們激烈的交吻下,我們都在胡亂的呻吟著。而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居然又勃起了。正當我想要翻身將母親再次壓在身下的時候,她卻讓我躺下不要動。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看到母親開始溫柔的親吻我的身體,然後慢慢的騎到了我的身上,將我的陰莖納入了她的身體中。母親輕緩的動作著,不同於我那種衝擊性的快感,母親舒緩的動作,節奏的把控讓我感到舒適,而她微微的前傾,更讓我可以輕易的撫摸到她的乳房。她輕輕的問我,是不是很舒服。我說,是的,好像升天了,在天堂一樣的感覺。母親聽了之後好像很興奮的樣子,卻盡力控制抽插的節奏。我也盡力享受著母親的控制。就這樣,我們好像是抽插了很久的樣子,我們都享受著這母子交歡的愉悅,直到很久之後,我才在母親的身體裡噴射了出來。這基本上就是我和母親的故事了。在這之後,我和母親之間又發生了很多次,我們也從單純的性交,發展到了互相的口交,在我上高二的17歲暑假裡,我還干進了母親的肛門。這些,都讓我和我母親之間相依為命的關係變的更加密切,便的更加的相濡以沫。當然,那些都是後話了。在這期間,我慢慢的清楚知道,我和母親的亂倫關係是沒法見光的,未來的我,不管如何,都只有另找其他女人結婚,並最後徹底離開母親這一條路可以走。在後來,我考上了大學,這時我發現,出國也許是唯一一條能夠讓我和母親能夠光明正大生活在一起的途徑。於是,我更加加倍的努力學習,成功的考出了國門,而母親則利用勞務輸出的身份,也輾轉來到了我的身邊。而為此,我們甚至修改了我們的民族和母親的年齡。就這樣,我們終於在異國他鄉開始了全新的生活……後記:這本來也不是一個手槍文,所以色情描寫都是很少的。準確的說,這是一個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故事改編的小故事。在我年幼的時候,一個我發小的父親就是因為酗酒,死在了一個十分繁忙的交通要道邊,當被發現的時候,他的屍體早已經被過往的載重大卡車壓成了紙片,而他們家也確實都是回族。在我的印象中,他的母親,也是我叫阿姨的女人十分漂亮,也一直沒有再婚。那個時候,我也經常到他們家的診所裡去玩。上初中後的某一天,他突然很神秘的對我說,「某某,你知道什麼是女人麼?」我一頭霧水,沒搭理這個神經兮兮的傢伙。那個時候,我的全副身心幾乎都放在了足球場上,每天在足球場上起早貪黑的和小夥伴們揮灑著汗水。但是他的這句話卻一直印在了我的心裡。直到在上高中後的某一天裡,當我們一大堆男生在一起議論女生是如何如何的時候,看到他不屑的表情,我突然想到了他的這句話,想到了他那漂亮的母親,才突然有所領悟。再到了後來,我聽說,這個傢伙大四沒有畢業就順利通過了托福和GRE考試,去到了那遙遠的美利堅,成為了身邊那個人人羨慕的別人家的孩子,而他的母親也通過各種途徑,甚至莫名其妙的改變了自己的民族身份後,離開中國。這個時候,當我再想起初中時候他悄悄對我說的那句話,不禁感慨萬千……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他和母親之間的關係,但是在我看來,這些東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堅信,他的母親和他之間是真正相愛著的,這也許對他們來說才是真正重要的。